科和隨筆

Miki Leung

Miki Leung

中文大學心理系畢業生,於2019年考獲ABH催眠治療師牌照。興趣是旅遊和寫作,希望能學以致用,透過文章推廣精神健康和心理學知識。

《失戀的心理學:沒事,你會比你想像中痊癒得快》

上兩篇都在寫甜甜的戀愛心理學,今天我們來談談失戀吧!
朋友A上個月又失戀了,作為一個心理系畢業生,我跟她說:「沒事的,你很快會好起來⋯⋯」
 
這可是有根據的。
 
情感預測(Affective Forecasting)指我們對於將來某時點情緒狀態的預測。朋友A上個月失戀了,哭著打電話給我:「為甚麼他不愛我了?」我沒回答她,只問:「我們下個月要不要去個旅行散散心?」她絕望地說:「我不想去,以後都不想去了⋯⋯」
 
這,是上個月朋友A對自己的情感預測。但事實是,人類在情感預測上準確性非常低。
 
影響力偏誤(Impact Bias)是指人們在情感預測的誤差,也許今天我們很傷心,於是錯判了將來的半年(時間)都會繼續如此傷心,甚麼也不想做⋯⋯而事實是,今天事隔一個月,我跟朋友A在卡啦OK房,而她在我身旁興高采烈地唱著《算甚麼男人》⋯⋯
 
朋友A唱完歌,不屑地說:「唉,分手也好!我也不知道為甚麼當初會選上他!」
朋友B聽到這句話,又想起上月她那哭得亂七八糟的模樣,不禁傻眼。我卻不以為然,這不過是典型的「合理化」(Rationalization)⋯⋯也就是常常聽見的「酸葡萄」。「吃不到的葡萄是酸的」是我們保護自尊的方法,貶低事物價值來合理化「我們得不到也沒甚麼大不了」。但也多虧此機制,朋友A才能早日從失戀中走出來。
 
致失戀的朋友們:沒事,你會比你想像的痊癒得快。
 
那些傷心事,終究都會過去。

Reference: 
Gilbert, Daniel T.; Pinel, Elizabeth C.; Wilson, Timothy D.; Blumberg, Stephen J.; Wheatley, Thalia P. (1998). “Immune neglect: A source of durability bias in affective forecasting” (PDF).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75 (3): 617–638. doi:10.1037/0022-3514.75.3.617. PMID 9781405. Archived from the original on 2016-05-17.
 
我是誰?一個精神健康導師的自白——

科和隨筆 我是誰?一個精神健康導師的自白—— 我是陳棨豪,一名精神健康導師。 我是美國國家催眠師公會的註冊催眠治療師,因為體驗到催眠和靜觀為我帶來的好處,同時看見身邊有許多人都深受精神健康問題的困擾,我創立了Void,一款推廣精神健康的靜觀手機應用程式,希望可以讓更多的人能夠免費享受靜觀為身心帶來的無數好處。

獎勵?–VOID
獎勵不一定有激勵的作用,而且適得其反?

科和隨筆 獎勵不一定有激勵的作用,而且適得其反? 很多人為了想提高其他人的行為動機,在工作上,在學習上,都會利用獎勵。這聽起來十分合理,但心理學指出這可能是錯的!為甚麼?答案是——過度辨證效應(over-justification effect)。

小別勝新婚–VOID
「小別勝新婚」的哲學

科和隨筆 「小別勝新婚」的哲學 讓人又愛又恨的「習慣」 「習慣化」(Habituation)是指人類由於習慣了重複發生的刺激,因而有反應弱化的結果。一直以來夢中的女神終於成為了自己的女朋友,以前看到她的臉總是心兒呯呯亂跳,現在竟然變得沒有甚麼特別感覺,好像愈看愈普通(?)情侶之間——明明我們當初是那樣的一對天作之合,跟他在一起總是幸福滿滿,現在的感情卻變得比水還淡。但習慣有時候也是好的啊,伴侶的壞脾氣和缺點,一開始的時候是多麼的難以忍受,時間久了好像也不是甚麼大事,也是可以接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