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和隨筆

Miki Leung

Miki Leung

中文大學心理系畢業生,於2019年考獲ABH催眠治療師牌照。興趣是旅遊和寫作,希望能學以致用,透過文章推廣精神健康和心理學知識。

《拍拖的心理戰術(上)!》

拍施大劫–VOID
#編按:嚟緊呢兩篇希望可以更有趣,所以會教大家點樣係拍拖上運用心理學知識,請大家不帶批判,純粹以欣賞輕鬆小品嘅角度睇故事!
 
我叫阿希,心理學系畢業。話說一日激嬲女朋友阿欣十萬次嘅我,因為讀心理學,有一兩招心理戰術防身,避過咗好多大劫。
 
例如講番起有一次,想同班朋友出去飲酒睇世界盃⋯⋯
 
「吓?你又唔陪我啊!」我就梗係估到女朋友會咁講,咁就當然唔會直接問啦。
 
*以退為進法(door-in-the-face technique)勸說者通過提出一個會被拒絕的離譜要求來讓被勸說者同意第二個較為合理的請求。
 
我:「呃⋯⋯你知啦,一年一度嘅世界賽又就到啦。」
阿欣:「你想點啊?直接講啦。」
我:「阿強阿德話想約我下個星期呢係佢哋屋企留宿一齊睇世界賽!」
           阿欣:「⋯⋯」(火焰燃燒中)
阿欣:「啫係成個星期都陪唔到我?」
我:「係啊,哈⋯⋯」
           阿欣:「⋯⋯」
我:「⋯⋯」
阿欣:「你無野啊?為咗睇世界賽成星期唔陪我?到底打機重要定我重要啊依家!你咁鍾意打機不如同部電腦結婚啦⋯⋯(下刪一萬字)」
我:「你冷靜d先⋯⋯咁⋯⋯既然你咁唔想我去,我就留低陪你囉!我只係去一晚好無?」
阿欣:「算你啦<3」
 
其實邊有咩留宿啊,講咗留宿先,再話其實只係去一晚,咪即刻風平浪靜囉。以退為進法,因為提出第一個離譜嘅要求一定會被對方拒絕,而令到對方會有內疚嘅感覺,當你提出第二個合理要求嘅時候,對方亦會覺得你有讓步而答應該要求。所以第二個要求要喺第一個要求後立即提出,因為對方嘅內疚指數喺呢個時候係最高嘅。
 
Reference:

Cialdini, R.B.; Vincent, J.E., Lewis, S.K., Catalan, J., Wheeler, D., & Darby, B. L. Reciprocal concessions procedure for inducing compliance: the door-in-the-face technique..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1975, 31: 206–215..
 
10分鐘簡易心靈抗疫練習 隨時隨地你都做到!

科和隨筆 最近武漢肺炎弄得人心惶惶,香港口罩供應不足之餘,連海外訂購也接連被取消訂單,即使有錢,也很不容易才能買到一個口罩,保障自己和身邊的人的健康。 更誇張的是,超市裡的白米糧食也被清掃一空,似是世界末日快要降臨。 由於政府防疫措施的漏洞,面對目前這樣嚴峻的情況,這不難理解大家為什麼都會感到恐懼和焦慮。

《失戀的心理學:沒事,你會比你想像中痊癒得快》

科和隨筆 《失戀的心理學:沒事,你會比你想像中痊癒得快》 上兩篇都在寫甜甜的戀愛心理學,今天我們來談談失戀吧! 朋友A上個月又失戀了,作為一個心理系畢業生,我跟她說:「沒事的,你很快會好起來⋯⋯」

獎勵?–VOID
獎勵不一定有激勵的作用,而且適得其反?

科和隨筆 獎勵不一定有激勵的作用,而且適得其反? 很多人為了想提高其他人的行為動機,在工作上,在學習上,都會利用獎勵。這聽起來十分合理,但心理學指出這可能是錯的!為甚麼?答案是——過度辨證效應(over-justification effec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