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和隨筆

Hercules Chan

Hercules Chan

Void冥想應用程式創辦人,
擁有催眠治療師(NGH)、
臨床催眠治療師(ACHE)及NLP高級執行師資格。
透過為機構、公司及個人提供治療及培訓,加強公眾的精神健康和對精神健康的關注。

社會心理學1001:人們為何對真相視之不見、聽之不聞?

在這資訊氾濫的時代,我們經傳媒看到的聽到的不一定是真相,別人對我們說的話也可以是謠言,一傳十,十傳百。

 

在兔子部落裡,年長的兔子與年輕的兔子發生衝突,兔子媽媽一口咬定是年輕的兔子惹事生非。

 

「要找真相不難啊,你至少親身去看一下、去體驗,不然你就多從不同的源頭獲得資訊吧,例如看多幾個不同的電視台⋯⋯你看,明明是年長的兔子先打人啊⋯⋯」小兔子跟兔子媽媽說。

 

「不用了,我覺得現在看到的就是真相,而且外面有衝突這麼危險,你還叫我出去!」兔子媽媽激動地說。

 

小兔子無言了⋯⋯

 

自我身份認同(Identification)

 

在心理學家馬洛斯的人類需求金字塔理論中,尋求認同和歸屬感(Sense of recognition and belonging)是人類基礎需求中的一種。

 

我們生活的動力很大程度上是來自我們的「身份」。

 

「我是一個家庭的一家之主,我是兩個女兒的父親,因此我要努力賺錢養家。」

「我是一所跨國企業的員工,我要為公司找來更多我的生意。」

「我是一個中學生,我要用功讀書。」

 

透過對特定團體的歸屬感,我們更加了解「自己是誰」,我們更加知道自己生於世上的意義和目標。

 

不難理解,人類為何如此看重透過歸屬於某團體而得到的歸屬感,但亦因此衍生了一些不甚理性的現象–– 內團體偏私 (In group bias) 和 外團體偏見 (out group bias)。

 

既然我所屬的「團體」代表「我」的一部份,那我們自然希望「我們所屬的團體」有較正面的形象,以提高我們自我形象和自尊心,因此對自己的團體犯的錯充耳不聞,把團體裡的成功和正面特質放大再放大。除內團體偏私外,外團體偏見(貶低自己的團體以外的團體,特別是與自己所屬的團體有衝突的團體)亦很常見。

 

兔子媽媽與年長的兔子們年齡相近,而且兔子媽媽與他們一向熟絡,先不說如果她站在年輕兔子的一方會承受朋輩壓力(peer pressure),更加重要的是她為了保護自己一直以來所屬的團體的形象及堅信的價值觀,她會選擇去相信有利於自己的團體的資訊。

 

確認偏誤 (Confirmation Bias)

 

人們為保護自己的自尊,其實是不容易承認錯誤的。

 

但事實聖人都會犯錯,那我們要如何保護自己脆弱的自尊,讓自己深信自己做的都是對的呢?

 

如果你深信世上有外星人的話,你會特別留意一切對證明「外星人存在」有利的理據,忽略所有證明「外星人不存在」證據。正如兔子媽媽先入為主認為是年輕兔子們的錯,便會下意識忽略一切與她立場相反的觀點和理據。

 

自我防衛機制 (Self-Defense Mechanisms)

 

童年的創傷、負面的情感、不快樂的回憶⋯⋯我們有意無意會想逃離這些威脅到我們情緒或心理健康的東西,這是人類與生俱來的本能,以保護我們的精神狀態、自尊、自信心等等。

 

有否聽過這樣的例子?

 

小敏五歲時失去了雙親,在她長大後,她發現明明童年發生的事大部分都記得一清二楚,但偏偏五歲前後的記憶變得非常模糊⋯⋯

 

遺忘是其中一種自我防衛機制。其他幾個常出現的自我防衛機制包括:

 

否認 (Denial)

 

就像小孩打破花瓶會蒙住雙眼,以為看不見,事件就沒有發生。

 

兔子媽媽不去探知真相、不去承認眼前看到的事實,就可以說服自己「一切是年輕的兔子的錯」。

 

合理化 (Rationalization)

 

簡單說,就是文過飾非。透過不同的理由、籍口、原因,來合理化自己的失敗,或是錯誤的價值觀。

 

要減肥的人不想節食,卻推說:「減肥節食是沒用的,而且我無論吃多少都會變胖,所以是沒用的!」

 

這些理由、籍口、原因,不需要有合理性,也不需要有邏輯基礎。

 

兔子媽媽說:「年長的兔子處理衝突的方法是對的啊。要是在其他部落,那群年輕的兔子早已被打死了!」

 

抽離 (Isolation)

 

在事件中,將不愉快、令人不舒服、或是有機會影響自我形象的部分抽離,以保護自己的心情、安全感。

 

為免尷尬,有些人會將「月經來了」稱為「親戚來了」;有人死了,有些人不會說「他死了」,而是說他「長眠了」⋯⋯

 

當年長的兔子攻擊年輕的兔子,兔子媽媽會說:「年長的兔子沒有打年輕的兔子啦,稍為碰撞一下而已,哪有衝突呢?」

 

所以,人們為何對真相視之不見、聽之不聞?

 

因為人類的心靈太脆弱,在保護自己的自尊心過程當中,很容易把自己也一併騙了。

 

然而,真實才有力量。面對世界真實發生的事、面對自己的黑暗面和不足、面對真實的自己⋯⋯不容易,但是很重要,認知真相是解決問題的第一步,接納和面對後,我們才能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和離開窘境的出口。

 

最重要的並不是兔子媽媽的立場,不是她支持哪一邊,或是覺得哪一邊是對、哪一邊是錯的,而是她選擇面對現實,面對真實的情況,願意到現場去親身視察,願意多從不同的地方接收資訊⋯⋯

 

做完這些之後,要是她依然維持本來的立場,那我會尊重她的選擇。